平均每5分钟,就有一个账号成交

海量优质账号资源,平台担保交易

抖音老号买卖平台: 做一个副业,我就希望能把它做成主业,然后……

闪电传媒  > 网站百科 > 抖音老号买卖平台: 做一个副业,我就希望能把它做成主业,然后……

抖音老号买卖平台: 做一个副业,我就希望能把它做成主业,然后……

发布时间:2022-09-10 发布者:闪电传媒 阅读量:26次

抖音老号买卖平台: 做一个副业,我就希望能把它做成主业,然后……

作者 |罗彦山编辑 |蔡芳芳“作为副业,我希望能把它作为我的主业,然后把我的工作变成副业。”

副业一直是热门话题,几乎每个“打工”都考虑过自己做副业。有的人因收入焦虑而积极探索,有的人在不知不觉中获得了兼职机会,比如朋友介绍“私工”之类的。一般来说买抖音账号,副业可以分为两种,一种可以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或技能,另一种与自己的行业和技能关系不大,可以算是跨行业。

信息时代,市场对程序员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,程序员群体所具备的编程技能有一定的门槛。因此,程序员凭借自身的技术优势,能开发出什么样的副业也是一个讨论。相当高的话题。

网上不乏程序员的副业相关经验分享。综合来看,这些副业包括私人作品、自主产品、知识变现(公众号、知识星球、知乎等平台)、在线课程、出版书籍等,可以看作是技术变现的一种方式。

除了纯技术实现,我们发现程序员的副业其实可以更加多样化,对副业的理解也可以更加开放。边线可能令人兴奋或颠簸。通过下面这几位“来过的人”的真实经历,我们或许可以窥见一斑。

1 卖鞋其实是体力活

“每天清洁和运送鞋子让我筋疲力尽。” 2020年9月之前,林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做“卖鞋”的生意。

在卖鞋之前,在世界500强公司从事开发的林健,业余时间最多接外包项目,没有尝试过多的兼职或兼职。朋友把他拉进卖鞋行业很多次,但他一直没能下定决心。

“卖鞋”业务主要是指从海外购买耐克等品牌的潮鞋,然后在国内的得物APP上销售抖音老号买卖平台,赚取差价。起初,林健的朋友来找他做SaaS产品,但林健觉得,如果他不参与卖鞋业务,没有这笔收入,他就没有多少兴趣和动力。毕竟他之前做过很多类似的私事,所以一直没有加入。

后来,一个朋友又发了一个邀请,让林健也参与了鞋子的交易。 “之前我看到他还在摸索,现在他有稳定的方法,直接把链接发给我买吧,肉在嘴上,试试看。”

于是,一个小型的鞋履销售团队诞生了。一个朋友负责选型,林健等人提供技术方案。 “我们只是做一些工具,让他知道要买什么。然后他告诉我们要买什么,大家就开始抢。如果没有工具,我们就需要整天坐在电脑前浏览网页。” 。”

“我们买的鞋子基本上只有我们一个人在抢,如果进来的人太多,我们就会冷,所以选择是最重要的。”对于这个卖鞋的生意,林健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节目。其实人员并没有太大的优势,难点还在选人上。 “我们几个,现在工作多了,奖励也多了,擦鞋的时间也最浪费了。”据了解,平台销售的鞋子需要经过平台验证,不得有瑕疵,包括污渍。

白天,林健还是照常上班,每天早上查邮件看有没有发货,鞋子有没有中途到货,买鞋备货。时不时快递到了就放到收货点,下班后再回去清点和记录快递,然后擦鞋,打包,寄快递。 “只要脚踏实地,诚实工作。”林健说,其实这也是体力活。

抖音老号买卖平台

林健的房子里总是堆满待售的鞋子。

“前年和年中是旺季”,林健说,“这两个月的收入加起来差不多是6位数。”

2副业变主业?

2016年开始,后端开发工程师王明开始在国内一家科技媒体做兼职社区编辑,主要翻译网络文章。

在为自己提供社区编辑的工作之前,他自己练习和翻译了大约 100,000 个单词。 “那样抖音等级号交易平台有哪些,我才有勇气上门,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做过翻译。虽然我在外企工作了很多年,也有海外工作的经验,但是把东西翻译好、有责任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同时给读者看。很重要。”

刚开始做兼职社区编辑的时候,王明没想过自己能挣多少钱。 “我只是想找点事情做,我觉得把我翻译的东西发布到互联网上会很有趣。”一开始,他对翻译质量的要求比较高,每篇文章都会一字不差地考虑。

后来,王明的翻译工作逐渐被平台认可,他本人也对这项工作充满热情。 “当时稿件的月费还可以,虽然工资不高,但我开始怀疑这是否可以作为我的主业。”

2018年,王明辞去工作,全身心投入翻译工作约9个月。除了翻译文章,王明当时也开始接触出版社,从事技术类书籍的翻译工作。王明说,接受出版社翻译这本书还有一个原因:起初,他觉得出版一本印有自己名字的书很有成就感。这个简单的想法后来给自己带来了一些额外的好处——如果这本书卖得好,把这段经历写在你的简历上,可以增加你的“影响力”,你甚至可以把你的公众号放在书的扉页上,以吸引流量公众号。

2016年至2018年,王明社区编辑翻译工作税后收入约30万元。

“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,后来因为一些个人原因,大概是2019年上半年,我又出来工作了,边工作边翻译。”

不过,现在王明已经很少做翻译工作了。 “去年疫情期间,在家无事可做,开始接触股票,现在大部分精力都转移到了股票上。不是不想翻译,而是我其实喜欢一些好文章,我想翻译,因为我不想翻译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也会阅读这篇文章,接触到作者的一些观点,挺有意思的。”

王明认为,“做股票交易有点像传统交易,交易员和程序员之间也有一些共同点,比如要长时间面对电脑,做各种分析,‘脱发’ '。所以,从程序员到交易员的转变是自然而然的,一点也不矛盾。”

对于炒股“新副业”的进展,王明表示,自己还在交学费阶段。

3副业带来更多好处,主要工作是自律

对于欧阳锋来说,主业和副业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。 2013年大学毕业后,欧阳锋开始从事后端开发工作。 2014年,他开始探索副业的可能性。从那以后,副业几乎成了他的常态。 “我觉得单靠工资太低赚不了多少钱。”

“我做过诸如从事私人工作,推销产品和回扣等事情。”欧阳锋直言:“从2016年开始,我不再接码单,一个月一万两万块钱,我写死了。他们[客户]卡住了,要花你很多时间在周末和工作日晚上度过充实的一个月。”

2019年下半年左右,欧阳锋开始玩抖音,想出了抖音视频号。 “我们做节目抖音老号买卖平台: 做一个副业,我就希望能把它做成主业,然后……,我会做一些模拟器,开很多账号,自己学着做一些剪辑,然后去看国外的视频。我有一些目标用户,我会把他们的视频拉下来。,去掉水印,或者加汉字。有软件可以自动翻译成中文或者我输入文字,中文语音就会出来,然后做一些修改,最后把这些视频发到我自己的账号里。”

变现模式有很多种,欧阳锋指出:“抖音可以接受一些任务,类似于微信公众号,可以在上面获取视频任务或者广告任务,挂在视频上,只要有人点赞或者看到,就可以获得提成。也就是说,视频发布的时候,视频上有一个链接,那个链接就是它的广告形式。没关系用户点击与否,只要他看到视频,你就可以委托。另外,我们也会把自己包装成网红,与他人合作销售一些产品。”

“因为我的帐户是分类的,而且我是为不同的人群做的,所以我不会只制作一个视频。我每天大约花六七个小时,而且我经常在两点或三点睡觉晚上的时钟。”欧阳锋说,因为工作比较方便,所以副业和主业的平衡没有问题。

“一开始需要充值买流量,大概两三个月就搞定了,刷了几万粉丝后,能过好一点,现在这些账号是最多的粉丝,大约 300,000 到 400,000。”欧阳锋透露,运营抖音账户的月收入可达10万元以上。去年底,欧阳锋买了一辆价值50万多元的奔驰车。

由于最近跨境电商的火爆,欧阳锋也准备开始新的副业。 “我现在建了很多,需要自己建很多东西。但我估计最多一个月就能收回成本,然后开始盈利。什么我do是Drop模式,成本风险更低,因为我不需要自己囤货和运输,不用担心。”

“这就像自己做一个网站,然后去或者,或者通过我之前的推广模式,拿出来给别人看。我插入了之前做的佣金模块。”他指出,其他人做的模式就是有人下单赚钱,“我的模式是,别人下单我赚更多,别人不下单我也能赚钱。”订购并点击我的广告。赚取。”

当被问及以后会不会干脆退出主业时,欧阳锋毫不犹豫的回答“不会”。 “不上班,时间就乱了。上班的话,每天都要九点起床。因为我们经常熬夜,估计要睡到如果我们不上班,每天下午。”

4 份副业、梦想、选择

在欧阳锋看来,副业并不是刚需,但可以做也可以不做,“但已经成了习惯,做也有好处,为什么不做呢?而且有时候还干得好,那个月我的收入可能是我月薪的好几倍,但是当我得到这样的收益时,我感觉很舒服,觉得我每天的投资是值得的。”

“做副业或投资股票,其实是有更多的选择。”王明说:“以后哪天丢了工作怎么办?”许多人在做副业时都会考虑到这个想法。

此外,王明表示自己也有过短暂的兼职摄影经历。 “一开始进入摄影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想找点事情做。我买的第一台单反是入门级的抖音老号买卖平台: 做一个副业,我就希望能把它做成主业,然后……,后来逐渐入坑,买的设备越来越多,比如佳能5D系列和‘小三元’’,成了‘装备党’。”

“一切都是自学的,从光圈、快门速度、ISO 开始,后来我迷上了后期制作。有一次,我觉得自己离成为一名摄影师越来越近了。拍摄期间,我拍了一些个人作品,也帮了一些户外活动拍照,赚了一些人工费,但赚的钱充其量也够买个镜头了。”

“那个时候,我还在幻想着等我老了可以开个工作室,这样我晚年的生活就可以安定下来了。”但后来王明放弃了摄影梦想。 “摄影靠的是镜头后面的脑袋。再好的技术和设备,如果缺少最重要的东西,就无法拍出真正的摄影作品。大多数人只拍'快照'或'甜蜜片' ’。慢慢地,我觉得自己不是成为‘大师’的材料,心里有些无奈,于是我很不情愿地把所有的镜头一个一个卖掉,只留下一台相机和一面镜子留作纪念。”

不过,王明并不后悔,还是很庆幸自己有过这样的经历。 “虽然摄影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,但经历了这样的一段旅程,我觉得并没有白费。就算你是咸鱼,也总要有个小小的梦想。”

至于程序员是否想做副业,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副业,每个人的答案可能不一样抖音老号买卖平台,找到答案离不开探索和行动。

随着所谓的“程序员 35 危机”之类的情绪渗透到焦虑文化中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考虑副业之类的。日前,有代表建议取消公务员35岁的年龄限制。

欧阳锋直言对“35岁现象”的焦虑。 “我以后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重要的是不去上班,做我自己的事。”他说,“作为副业,我希望把它作为我的主业,然后把我的工作变成副业。”

(应受访者要求,林健、王明、欧阳锋均为化名。)

今天的推荐

点击下图阅读

损失惨重!数据中心火灾,360 万个网站下线,25 台 Rust 服务器永久丢失数据

推荐活动:

如何管理复杂的有状态基础设施中间件?如何在容器上构建具有更高可用性保证的中间件服务体系?云原生可编程技术服务有哪些关键场景和关键实践? …… 全球建筑师峰会上海站的话题逐步揭晓。目前已推出18个大主题,85位演讲嘉宾陆续登场。还有哪些话题和讲师会带来案例分享?扫描下方二维码或底部【阅读原文】获取大会最新消息。

点击查看更少的错误

内容申明:闪电传媒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,转载请带出处,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handianpu.com.cn/show-14-1460.html
复制成功